白书、老母猪、板凳

日期:2012-08-07 14:54:46 作者: 信息来源:中国曲艺志河南卷 浏览: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

西平城东有一个说白书的盲艺人,破喉咙哑嗓且不说,因他学艺不精,每部书都记得丢三拉四的。说书时,常常是张冠李戴,连大清王朝的京都他也说成了汴京。有年秋天,他在一个村里坐场说《岳飞传》 ,说着说着便走火了,唾沫星子喷老远,讲包拯听到奸相秦桧要害岳飞,一怒之下,令王朝马汉抬着钢侧来到了相府……。听书的人有了解历史的,止不住哄然大笑。这说白书的还以为是在给他叫好鼓劲哩,喷起来没完没了,哪知道听书人都走光了。

这时从南边过来一只老母猜,在书场里寻找听众扔下的瓜皮果核。老母猪摸到书桌前,就势在桌子脚上蹭起痒来,这一蹭不要紧,桌子前摇后晃,说白书的连忙扶着书桌,喊道:“别挤,别挤,快说到热闹处了!”母猪蹭罢痒,便在书桌边“哗哗”尿起尿来,说书的忙说:“不渴,不渴,别倒啦!”

站在一旁的听书老汉忍不住笑起来:“我说你呀,看不见听听,人都走完了,那是老母猪尿泡!”

说书的自觉没趣,但又拉不下面子。大声说:“刚才还挤得很!” “那是老母猪蹭痒!” “啥,你说人都走完了,你是啥?” “我呀,要不是也走了,你还坐着我的板凳呢!”

 

支付宝转账赞助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转账赞助

微信扫一扫赞助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