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会员中心 | RSS|我要投稿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河洛大鼓 > 脚本曲谱欣赏 > 河洛大鼓经典

王三姐拜寿

时间:2011-11-11 06:26:48  来源:  作者:  点击数:3684

王三姐拜寿

 

(之一)

 

嘉靖皇爷登龙墩,                     五谷丰登安民心。

有一人姓王称员外,                   他的名讳王程斌。

家大业大银钱广,                     有家郎仆女侍用的人。

只因为业大绝了后,                   只生三个女钗裙。

大闺女起名王蓉香,                   起名叫个王巧云。

三个闺女成人大,                     一个一个要嫁人。

老大女婿是状元,                     老二女婿是举人。

老三生来命运苦,                     找了个要饭花子徐万春。

这一天本是员外寿筵到,               仨闺女拜寿要进家门。

老大抬了喜盒还有两坛酒,             二闺女拿了百两雪花银。

三闺女厨房开言道,                   出言叫声奴夫君。

今天俺爹寿筵到,                     你随我拜寿到家门。

徐万春有语开言道,                   叫声我妻王巧云。

今日叫我去拜寿,                     拿什么礼物进你娘家门。

三妮说有礼没礼咱都得去,             到俺娘家进孝心。

徐万春看来看去没啥拿,               当院里逮个鸡娃才半斤。

徐万春抱着鸡娃头前走,               三姐巧云随后跟。

走上一里眼掉泪,                     走上二里泪纷纷。

走上三里桃花店,                     走了四里杏花村。

一下走了五里路,                     转眼来到老王村。

王三姐来到大门口,                   出言叫声把门君,

速速与我快传禀,                     你就说三妮拜寿要进家门。

门君闻听不待慢,                     速禀员外老大人。

你家三妮来拜寿,                     他俩要进咱大门。

老员外一听心头恼,                   出言叫声把门君。

三姑娘今日来拜寿,                   拿什么礼物进府门。

先问你姑娘身上穿的啥,               俺女婿穿的啥衣襟。

门君说三姑娘身上穿的破,             徐万春穿的烂衣襟。

什么礼物都没拿,                     看样子抱个鸡娃有半斤。

老员外一听心更恼,                   出言叫声把门君,

她们要拜寿从后角门进,               不拜寿叫她们滚回家门。

今天本是我寿诞日,                   他不该抱个鸡娃恶心人。

从今与她断来往,                     员外爷我不要这门穷亲戚。

门君闻听不待慢,                     慌忙禀于徐万春。

徐万春闻听心难受,                   埋怨声贤妻王巧云。

我说拜寿不来吧,                     你说要来进孝心。

你大姐二姐把大门进,                 把咱当成要饭人。

叫我说咱们回去吧,                   从今后永远不进他大门。

王三姐就把丈夫叫,                   咱就进他后角门。

堂楼上去把俺母亲看,                 这也是三妮儿一片心。

俺的娘若念母女意,                   一笔勾消话不云。

俺的娘若不念母女意,                 咱划地絶交来断亲。

这辈子永不再踩俺娘家门。

他二人含泪只把角门进,               来到堂楼见母亲。

徐万春打躬施礼岳母叫,               母女见面泪纷纷。

咱不唱母女来哭诉离别苦,             楼下边只来了大妮要进堂楼门。

大妮来到堂楼下,                     亲娘啊祖奶奶

一股穷气熏死人。

手捏着鼻子把堂楼上,                 骂了声死三妮子不是人。

咱的爹爹寿筵到,                     你不该抱个鸡娃才半斤。

亲戚邻居来拜寿,                     你明明来丢咱爹哩人。

以我看不是来拜寿,                   混饭吃来到娘家门。

你在娘家吃个饱,                     难道说回去能饱上三春。

叫我说立即滚回去,                   从今后别踩咱娘家门。

三姐一听开言道,                     大姐说话欺负人。

今天我来把母亲看,                   与咱母亲来话分。

从今回到俺家里,                     要饭吃也要隔你俩家门。

三姐大妮正吵架,                     堂楼外来了二妮不贤人。

二妮未把搂门进,                     只觉得一股穷气熏死人。

手捏鼻子把搂进,                     骂了声三妮不是人。

今天爹爹寿诞日,                     拜寿来到娘家门,

咱大姐抬了喜盒还有两坛酒,           你二姐我拿了百两雪花银。

你給咱爹来拜寿,                     逮了个鸡娃才半斤。

亲戚朋友来拜寿,                     不知你丢人不丢人。

三妮一听开言道,                     二姐说话太欺人。

你家好过了才几天,                   敢叫我揭揭你的根。

你在娘家当闺女,                     谁不知是个风流人。

未曾结婚先怀孕,                     咱爹叫人家早搬亲。

不过仨月生孩子,                     不知是你丢人来我丟人。

二姐一听咬牙恨,                     上前揪住三姐头发根。

我就这一点小毛病,                   叫你給我揭里真。

眼看俩人要打架,                     楼门外来了员外王程斌。

老员外一见三妮破口骂,               骂声三妮不是人。

今天你爹爹我寿筵到,                 你不该抱个鸡娃进家门。

亲戚邻居来拜寿,                     活活丢死你爹我哩人。

看看你俩啥打扮,                     看见都叫我恶心。

到吃饭有心叫你客厅坐,               怕你污了孔圣人。

到吃饭有心叫你厨房坐,               恐怕你污了老灶君。

到吃饭有心叫你马棚坐,               恐怕你污了马王神。

到吃饭有心叫你牛圈坐,               还害怕污了牛王神。

到吃饭有心叫你猪圈坐,               害怕你污了黑煞神。

三妮眼含热泪把爹爹叫,               叫声爹爹听在心;

好歹我是你亲闺女,                   你叫我哪里去存身。

老员外想了多一会儿                叫声三妮听在心。

今天不叫你别处去,                   柴火房里去存身。

到吃饭先给你两个糠团子,             再给你两碗菠菜根。

再给你两碗座锅的蒸烫水,             老爹爹我要淹淹你穷人的心。

王三姐一见眼掉泪,                   尊声我的老父亲。

俺不吃你的糠团子,                   俺也不吃你的波菜根。

俺不喝爹爹你的蒸烫水,               俺也不叫你淹俺穷人的心。

从今日回到俺家里,                   这辈子不回你家门。

王三姐眼含热泪把丈夫叫;             咱速速离开他家门。

王三姐怒气冲冲把家离,               徐万春抱着鸡娃随后跟。

五里地回到她家下,                   进了自己府大门。

王三姐来到厨房内,                   一下子哭死灶火门。

眼睁睁王三姐死去无人救,             惊动厨房里的张灶君。

老灶爷一见哭死贤良女,               打个箭步到院中心。

骑上自己的烟熏马,                   转眼来到南天门。

灵霄宝殿双膝跪,                     玉皇老爷你听真;

从头到尾讲一遍,                     玉皇大帝把话云。

叫声爱卿先回去,                     孤想法搭救贤良人。

咱不说灶君归了位,                   玉皇爷灵霄宝殿传圣音。

叫声金童和玉女,                     速带宝物下凡尘,

孤命你速到凡间去,                   搭救公子徐万春。

金童玉女带宝来的快,                 下凡去救贤良人。

咱不说仙女下凡世,                   再表公子徐万春。

徐公子上山把柴打,                   灵芝草打来八十斤。

王三姐荒郊去剜菜,                   一铲子掘出个聚宝盆。

王三姐厨房去做饭,                   一根火棍手中存。

掏灰掏出个金老鼠,                   会屙金来会尿银。

大老鼠还会生小老鼠,                 不过三天生一群。

小老鼠一蹦尿四两,                   大老鼠一蹦屙半斤。

跑来了金毛狮子银毛犬,               又跑来两个大金人。

徐万春打柴打了一棵摇钱树,           栽到他家扎下根。

夫妻俩一天不扫地,                   银钱能落三寸深。

徐公子先治庄子后买地,               楼堂瓦舍一片新,

徐公子上京去赶考,                   得了个官儿是个翰林。

徐万春坐到翰林院。                   掌印的妇人是王巧云。

夫妻俩开个舍饭场,                   舍饭场里救穷人。

咱不唱三姐她富裕了,                 回文再唱王程斌。

自从三姐那日拜寿他家离,             慌坏员外王程斌。

丫环仆女都喊到,                     速速打扫堂楼门。

灰扫净还用清水洗,                   害怕穷气扎下根。

只因为老员外说话办事违天理,         穷气在家扎根八丈深。

正月十五放起火,                     火花落到草房门。

自从那日着了火,                     一下烧到来年打罢春,

烧死丫环十八个,                     还烧死十个管家人。

烧的金银化成水,                     从此以后受了贫。

金银财宝全烧尽,                     大街做了讨饭人。

三天要不到一碗饭,                   五天要不到半分文。

万般处在无其奈,                     大妮家里去存身。

大妮家住了半月整,                   怒恼大妮不孝人。

先叫孩子骂外爷,                     又教女婿打丈人。

大妮家实在住不下去,                 才准备二妮家里去存身。

老俩口来到二妮家门口,               惊动二妮不孝人,

看见老俩穿的破,                     砰哩啪啦上住门。

老员外一看心难受,                   也只好大街以上把饭寻。

一连三天都没吃饭,                   员外饿的头发晕,

正行走时抬头看,                     有一个舍饭场面前存。

老员外来到舍饭场,                   舍饭场里把饭寻。

也是员外不行运,                     舍饭场里遇歹人。

挨三顿没领出一碗饭,                 可把员外給饿晕,

无奈何挨门去讨要。                   无意中来到三妮府大门。

要知后来事如何,                     且听下回接着云。

(第一回完。)

一键分享:
0
来顶一下
上一篇:三弟兄哭活紫荆树  ;
下一篇:揪老虎
近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