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会员中心 | RSS|我要投稿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河南曲艺 > 秩闻趣事

马街书会的传说

时间:2012-12-28 11:40:47  来源:  作者:  点击数:372

19300000934991133273022790317_950.png

相传很早以前,马街村有一个三十来岁的汉子叫刘三喜,此人勤劳善良,终日以采药卖药为生。一年腊月,三喜从鲁山采药回来,走到沙河滩上,见一红脸大汉双手捂着肚子在呻吟喊叫肚子痛。三喜忙从怀中掏出专治肚疼的药交给红脸大汉。大汉接过药,放在口中用河水冲下,片刻之间疼痛解除。大汉非常感激,就问他姓名,三喜告诉了他。大汉听了高兴地说:“原来咱是乡亲呀,我也是马街的。”三喜一听说道:“我为什么没见过你呢,你住哪里?”那人说:“马街村北应河边上有裸大杨树,你要有事找我就去大杨树下照树上拍三拍就有人接你,”说罢扬长而去。

刘三喜半信半疑,感到好生奇怪,回到马街,家都没回,直奔河边大杨树下,照树干连拍三下,突然眼前一亮,一个黑漆光亮的大门出现在眼前,门前挂着两盏白沙宫灯。上写着老大的“杨府”。三喜正在发愣,门吱扭开了。一个小孩手提灯笼走了出来,说主人请他进去。刘三喜跟着走进一座四合头小院,来到上房,只见红脸大汉笑哈哈地手拿水烟袋站在门边迎他。二人进屋坐定,大汉叫小孩端茶、拿饭,三喜本来就饿了,不管三七二十一吃个饱,二人又谈些采药之事,三喜看看天色不早了就起身告辞。刚到台阶下,三喜抬头一看大吃一惊,他看见房枯左侧吊着一个半裸女人,两乳房下放两盏油灯。三喜觉着此女面目好熟,象是妻妹,但又不便细看,只好扭头出门回家去了。

刘三喜回到家里,妻子忙着给他做饭,他急忙拦道:“饭已吃过,茶也喝好,就是累得慌,赶快休息,明天好早些起来采药。”妻子告诉他明天不能采药去了,因为妹妹突然得了奶头疼病,疼得睡坐不下,明天要去看望她,三喜得在家看门。三喜一听猛想起在红脸大汉处见到的情景,就对妻子说了一遍,妻子忙对丈夫说:“你明天快去问个明白,若是小妹有罪,你可为她求求情。饶了小妹吧。”

刘三喜点头应允,天到四更就起床朝河边大杨树走去。到了那里照样拍了三下。“杨府”的门开了,上次接他的小孩手提灯笼把他接了进去,到屋檐下他又朝那吊着的女人仔细看去,果然就是他的妻妹。

正在这时,红脸大汉从屋中走出,把刘三喜迎进了屋,开口先问:“老弟,你为何起这么早,有什么事?”刘三喜一听,忙把昨晚妻子告诉他的话说了一遍,又说道:“妻妹家很穷。她给人家做针线活过日子,如今遇些灾难,又没钱取药,实在可怜得很。请大哥行行方便,饶了她吧。”大汉一听笑道:“要是这样。念您救命之恩。我就自作主张放了她。”说毕,叫小童去掉了裸体女身下的两盏油灯,刘三喜高高兴兴回家去了。

天明,刘三喜叫妻子到妹家去看。果见妹病已好,两个乳房五更就不疼了。刘三喜妻子遂把昨晚的事说了一遍,母亲高兴地对女儿说:“他为人好。好人总会有好报的。”刘妻见妹病巳好,就告别母亲和妹妹回家去了。

第二天,三喜吃过早饭准备上山采药,刚到大门口。只见妻妹隔墙邻居王三气喘吁吁地跑来,并把其妻突然奶疼的事告诉三喜,并恳求三喜帮助除病去灾。三喜知道王三家贫如洗,就点头答应了。

当他来到杨树下,拍开杨府。抬头一看,屋檐下果然又换了一个裸体女人,两乳房下照例放两盏油灯。刘三喜进屋把口张了几张,才无可奈何地开口说道:“我又给你来添麻烦了,只因前院吊的这个女人家境更苦,求大哥也舍了她吧!”红脸大汉一听万分为难地对三喜说:“我也是奉命而来,自己难以做主。再说照这样捉捉放放,谁还给上神烧香上供呢?”谁知三喜却哈哈大笑起来:“那你不会找那些作恶多端的富豪之家?”红脸大汉又说:“可是我不摸底细呀。”三喜一听喜上眉梢,忙说:“这个不难。”说着把马街村里的恶霸富户列了个清单。红脸大汉一看,便令小童随即放了前院那个被吊的女人,刘三喜这才高兴地告辞回家,王三妻子的灾难消除了。

刘三喜结交仙友的事也传开了,更麻烦的事就来了。一天,刘三喜进山采药刚回到家,大财主陈百万的狗腿子就闯了进来,不由分说就让刘三喜跟他走。为什么这么急呢?原来陈百万被红脸大汉排了第一号,他的大儿媳也患了双乳疼症。刘三喜心里叫好,嘴上却装不知,对狗腿子说:“有什么大事也得等我吃了饭再去。”“走吧,到那里有你吃的饭菜。”狗腿子把刘三喜连推带拉地进了陈百万家,陈百万笑哈哈地站起来相迎,捻着八宇胡说:“贤士终日奔忙深山,难得见一面啊。请坐、请坐。”说罢命人摆宴伺候。刘三喜一听忙说:“你有什么事就快说吧,我还有事呢。”陈百万听了眉头一皱,但又马上满脸堆笑地对三喜说:“有什么急事,也耽误不了你多大功夫。”随把其大儿媳双乳疼症对刘三喜讲了一通,求三喜为他儿媳求神治病。谁知三喜一口堵死,说他根本没有结交什么神仙。陈百万一看软的不行,唰地一下变了脸,嗷嗷大叫道:“把他给我吊起来,狠狠地打。”话音刚落,狗腿子一拥上前,把刘兰喜撂倒在地,七手八脚把他捆了起来,吊在大厅上。正在这时候,有个狗腿子讨好地对陈百万说:“刚才我在外边风言风语地听人讲,在应河边有一裸大杨树,神就神在树上。刘三喜每次求神,就是在大杨树上,何不把他捆在大杨树上进行拷问,若有应,你可放他,若无应,可连人带树把他活活烧死,你看如何?”陈百万一听喜的哈哈大笑。命狗腿子照计行事。

正月十三这天,天气阴森森的,寒风刺骨,在马街村北,应河边的大杨树上捆着刘三喜,陈百万坐在暖轿内看着狗腿子搬秫秸堆在刘三喜周围。刘三喜面不改色,冷冷地看着。陈百万又假情假意地对刘三喜说:“三喜,我做到仁至义尽,你给我求不求神吧。”等了一会见无应声,陈百万气狠狠地说:“点火。”

突然,他的家丁气喘吁吁跑到面前报道:“老爷不好了,家中起了大火。”陈百万一听大叫一声。轿也不坐了,一步一跌往家跑。刚到村口,就看见烟雾弥漫,火光冲天,陈百万想到祖宗几代苦心经营的万贯家产和姣妻、儿媳都葬送火海,眼前一黑,倒在地上。

三喜妻和众邻居惦记三喜被陈百万叫去未归,一起找到大杨树下,刘妻哭着扑向丈夫,众人忙给三喜解开绳子。三喜哈哈大笑,对众乡亲说:“陈百万家烧光了吧,”众人告诉他陈百万已活活气死在村口,他的全部家产都已化为灰尽了。

三喜带众人回村一看,乡亲们正担桶拿罐向离陈百万近的几家房上泼水,有一个老汉对三喜说:“三喜,你再去求求那个神仙,千万不要烧了咱穷人的房子呀!若熄灭了火,我们每家许一台弦子戏,给神灵还愿,用整猪整羊供奉他。”

三喜一看众乡亲都用期待的目光看着自己,忙答应下来。随即同众人来到大杨树下,开口道:“红脸大哥,众乡亲都叫你火神仙,念您正直,为民除害,我们情愿给你盖庙、塑像供着您,每家许弦子戏一台,每年正月十三作为还愿日,你熄火吧!”众人拜罢起身,回头一看,村里的火果真灭了,马街顿时风平浪静。于是各家便忙着回家找戏还愿。

那时,宝丰哪有那么多说书的呢?无奈各家到附近各县、各省找。后来马街这一千多户人家每年正月十三日都要请弦子戏为火神还愿。这样一传十、十传百,远方的曲艺艺人一到正月不等请就早早地赶到马街,或卖书,或会友,或亮艺,一直流传到现在,形成了一年一度的马街书会。

 

一键分享:
0
来顶一下
上一篇:坠子“七真八派”的由来  ;
下一篇:“徽宗语”的由来
近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