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会员中心 | RSS|我要投稿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河南曲艺 > 话谈“说书”

父亲的梦想

时间:2011-12-04 21:09:55  来源:裂琮的天空  作者:吕岭立  点击数:318

 

父亲的书终于出版了,在电话中我听出了父亲少有的喜悦。我想没有人比我更理解父亲为这本书所付出的,父亲不关心什么奥运会,这本书也许他零八年最大的收获,几年的心血洒下而今终于付梓。
父亲以前曾是个艺人,现在则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民。关于他的过去我知道的并不多,但我看到父亲从来没有丢下那门他曾为之努力的艺术。这是一门已经快要消失的民间艺术:河洛大鼓,我对这些东西并不感兴趣,然而耳濡目染多少知道一些。河洛大鼓,顾名思义,是大鼓书的一种,主要在洛阳地区流传。上世纪曾非常流行,说书艺人凭简单道具,一部部传奇故事便演绎得活灵活现,从父亲收集的资料可以看出当时说书艺人在农村相当受欢迎,每次演出前书场都被围得水泄不通,甚至还有书迷为了听书跟随说书先生走街串巷。然而时代的车轮滚过,总有一些东西被丢下,收音机,电视机悄然走进千家万户,河洛大鼓便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线。父亲不得不改行,加之九九年我们家从洛阳迁到了孟州,河洛大鼓成了父亲难以割舍的回忆
我和父亲的性格很像,外表沉默寡言但内心要强,虽然再难有机会来从事河洛大鼓,但他从未真正放下过这种他为之付出过青春的艺术。
父亲只有初中学历,听一些长辈说过父亲上学时成绩非常好但家庭十分贫寒,考上高中时学校考虑到父亲的情况,承诺学费全免。然而当时他连饭都没得吃,不得已只好早早踏上谋生之路。命运有多残酷?当我从遥远的东北大学回到家乡,提着行李看到父亲脸上的岁月沧桑时心里有了答案。
很佩服父亲的那份执着,看到心爱的艺术走向衰落,甚至即将销声匿迹,心有不忍,很早就开始利用业余时间收集整理河洛大鼓资料,试图挽救这即将消失的艺术,创作的曲艺论文还获了奖,我告诉别人我爸爸会做网站时,别人往往很惊讶,为了让更多的人注意到河洛大鼓,父亲人到中年开始接触电脑从一无所知到现在办出了一个河洛大鼓专业网站,在整理资料的过程中还练就了一手熟练的文字处理技术。父亲一个中年农民从零基础自学电脑,我不知道需要多强的毅力。
家里现在放着不少父亲参加各种比赛获奖的荣誉证书,然而父亲最大的心愿是将他这几年收集即将失传的河洛大鼓资料和自己的作品整理出版。但这个心愿实现的过程却真的是一波三折。
时隔多年在流行文化风头正劲的今天,河洛大鼓早已风光不再,只在少数地区还偶尔能看到。加之移民搬迁,从洛阳迁过来后,懂河洛大鼓的人就更少了,这种书几乎没有市场,更重要的是谁会在乎一个农民挽救民间艺术的呼声?
书稿完成以后,父亲就开始为出版努力,凭家里的状况,自费是不现实的,只能找人赞助,可是谁又会为一本看起来几乎没有市场的书出钱。父亲在自己的网站上发布了书稿的信息,希望能找到可以合作出书的人。通过网站,父亲认识了一些对河洛大鼓感兴趣的人,终于,有人可以帮助父亲出书。
努力终于看到了希望,父亲开始纪常打电话联系出书的事情,同时一遍遍地校对、修改。看到父亲的心愿就要实现,真的从心底为父亲感到高兴,终于可以了却一件心事。然而,不知道什么原因,出书的事被渐渐搁置下来,没了消息。虽然失望,但父亲没有放弃,这是他的心血,他还在等待机会。
后来又有一次父亲说书可以出版了,但是等了很长时间却又是同样的结局,一切仿佛是一个玩笑。但父亲只是一遍又一遍地修改。
零八年十月,印好的书终于到了父亲手中,这一天父亲已等得太久,但是八年的时光毕竟没有白等。
父亲出生在六十年代,他们所经历过的那些大概是我们所永远无法体会的。他一个四十多岁的农民,可以去做网站,可以为了出书,一次又一次地顶住失败,他们这一代人必定经历过非同寻常的艰辛,才会有如此让人肃然起敬的执着。只听说过,父亲当年因为太过贫寒放弃了学业,留下了终生遗憾,很多人都为父亲感到婉惜。然而他究竟有什么样的经历,究竟是什么造就了这无法被失败打垮的一代人?
刚过完年,一天晚上父亲的朋友来串门,刚好我们家人都在于是就一起聊了起来。    
大人们在一起谈话不变的话题永远是自己的孩子。父亲的朋友说到自己的孩子不上学了出去找工作,经常乱花钱,一起聚会什么的。哥哥在一旁插话说,现在的社会很多都这样,出去有人请客聚会,不得不去,否则会很难相处,所以不能怪孩子。我虽然没说话,心里跟哥哥想得一样:出门在外,请客吃饭,无可厚非。  
那位叔叔的情绪显然开始有些激动了。“不是说我们不理解你们年轻人,你们没有受过苦,不知道在我们那个时代钱来得有多难。我十几岁去煤矿上拉煤,有时候实在太累,拉着车两眼的泪珠就往下掉,也只能咬牙坚持下去。每天要这样干十几个小时,你知道每天的报酬是多少吗?九毛钱!”
那天晚上那位叔叔一直在我们家呆到了午夜,也就是那天我知道父亲八岁丧父,曾经光着脚在刚刚收割过的麦田里担粪。我无法表达当时是怎样的心情,因为文字和感觉总是有隔阂的,在心灵面前语言是苍白而脆弱的。锋利的麦杆刺进父亲还稚嫩的脚板,那是怎样刻骨的疼痛,我永远无法知晓,而这还只是父亲生活的一个片段,是被人看见的。那么,在别人所不知道的背后,父亲到底承受了多少苦难,也许我不会再有机会知道了!
那些最苦的日子都过去了,但是父亲那一代人受过的苦难留下的不仅仅是记忆。父辈们的故事离我们渐渐远去了,但是那些记忆不应该忘记,作为一个九零后,也该明白:曾经,我们的父辈为了生存而洒下无数的血泪,才换来我们在阳光下长大的机会!
一直在写父亲的梦想,其实每个父亲的梦想都是自己的孩子,不管是哪个年代。昨天哥哥离开家再次踏上务工的旅程,而我十几天后也要返回遥远的沈阳,继续我的求学之路,短暂的团圆后又要再次分开,但今天的天各一方也只是为了以后一家人能够在一起,我们几代人寻找的幸福不就是平平淡淡的相聚!
父亲很少对我进行一本正经的说教,但是我明白,在我前方的每一步都有父亲踩下的脚印。父亲当年失去了上高中的机会,因而当了一辈子的农民,而我今天可以在美丽的大学校园漫步,同天南地北的同学谈天说地。这不是命运,是父亲的抗争!
今年寒假回家恰逢村里移民搬迁十周年庆典。父亲受村委会委托为我们村编写村志。父亲又开始在电脑前忙碌了。泰翁有句诗:我高高地举起双手,不是为了摘到最亮的星星,而是为了保持向上的姿态。父亲,他还在奋斗,不变的执着,不变的梦!
一键分享:
0
来顶一下
上一篇:我童年记忆中的几位说书艺人  ;
下一篇:当时代进步时
近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