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会员中心 | RSS|我要投稿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河南坠子 > 河南坠子史话

浅谈坠子艺术家莫红梅的艺术成就

时间:2013-01-12 20:59:19  来源:网易博客  作者:雪松  点击数:622

     按:我不懂坠子艺术,但我自小喜欢听河南坠子。长大了,上学了,工作了,却远离了河南坠子。记得,文革后,出现了马玉萍演唱的河南坠子《十个大鸡子儿》,让我高兴得没法说,收音机放到枕头边,听了一遍又一遍。以后,又听不到河南坠子了。

 因特网诞生了,我会用电脑了。我终于又可以听到河南坠子了,并且还可以通过视频看到艺术家们的精彩演唱。并且把我喜欢的艺术家演唱的视频下载了,例如,莫红梅、王中花、刘瑞莲、张楷等人的视频,收藏起来,想什么时候听就什么时候听。

  听得最多的还是莫红梅的《刘秀走国》,所以就有了一些感受。一个外行人对艺术家怎敢妄加评论!只是说说自己的感受,说说自己喜欢的原因。文中难免出现一些外行话,博友们看了会坠入五里雾中。倘若如此,那就请你多听几遍莫红梅的演唱,你就茅塞顿开了。

 

  坠子艺术家莫红梅一部《刘秀走国》唱红了大江南北,网络空间。有人称她“坠子大师”,有人称她“艺术家”。莫红梅何以如此走红?没有“天意”,没有“契机“,她嗓音浑厚,刚柔并济,略带沧桑,也许这就是她的天赋,其余完全靠自己虚心学习,刻苦锻炼,在艺术上取得了精深的造诣。

 

(原创)浅谈坠子艺术家莫红梅的艺术成就 - 雪松 - SQ雪松的BLOG

 莫红梅的艺术成就,可从几个方面理解。

首先从唱腔方面说,她不仅精通了河南坠子基本曲牌,或者叫曲调,然后又把琴书,豫剧,大鼓等各种曲调融会贯通,吸取精华,变成河南坠子的唱腔的诸多要素。所以她的河南坠子唱腔就显得丰富多彩,久唱不衰,百听不厌。比如《刘秀走国》中,姚期、马武等八位英雄,大闹武场,刘秀箭射王莽,考场大乱。姚期在马上振臂高呼,安抚各路赶考的举子,陈述王莽“翁篡婿位”的罪行,号召他们响应刘秀的灭莽行动。这时候,莫红梅唱了一段豫剧二八板,那真是慷慨激昂,酣畅淋漓,精彩地表达了人物当时的英雄豪情。这种效果,是河南坠子基本曲调所不及的。这一段唱,如果说是豫剧,观众也许还不愿鼓掌,但观众听的是坠子,所以观众就感到耳目一新,无比兴奋,会报以雷鸣般的掌声。因为它在豫剧唱腔中,融进了坠子的特点,所以似豫剧,非豫剧,那已经是一段精彩的河南坠子唱腔了。

再如,大闹考场之前,英雄马武单枪匹马,到元帅府“留名报号”,智取腰牌成功,返回的路上,回想事情的经过,感到惊险、感到后怕;但是任务毕竟完成了,他又感到轻松愉快。这时候,莫红梅唱了一段琴书,轻捷、明快的旋律,把英雄马武的兴高采烈的心情表达淋漓尽致。这段唱腔放在这里,自然吻合,毫无斧凿的痕迹。谁能说它不是河南坠子。

说到演唱河南坠子,就离不开坠琴,剪板。坠琴是别人拉的,但是剪板要靠自己打。会唱河南坠子的人,都会打剪板。而莫红梅手中两条剪板,却与众不同。莫红梅的抑扬顿挫,轻重缓急的剪板声,把坠琴、扬琴、唱腔紧紧地收拢在一起。我想用12个字来形容她的剪板声:“慢打节奏,紧打气氛、白打精神。”故事情节的发展,轻松舒缓的时候, 那键板简洁,轻慢地给唱腔打着节奏,声声入耳。唱到那些激烈的打斗场面,莫红梅手中神奇的剪板,打得非常花哨,清脆激越,简直就像战斗中的冲锋号一样,振奋人心。念白的时候就可以不打板了吧,不!当听众沉溺于故事的或悲哀,或欢乐的氛围之中的时候,说书人又有重要交代了,啪啪两声剪板,实在提神,就像惊堂木一样,听众马上就振作起来。所以,你就闭上眼睛光听莫红梅的剪板声,那也是一种美好的艺术享受。

河南坠子除了唱,就是说。莫红梅的嘴皮子的功底相当深厚。口齿清楚流利,快而不乱。听说书讲究的是“赶板夺词”,俗话说“供耳朵”。莫红梅无论是唱还是说,都不用你等她,而是她要等你。该快的快,该慢的慢。尤其是摹形拟声,准确形象。如打斗的姿势、动作,刀枪碰撞的声音;马跑得形象及銮铃的响声;不同性别,不同性格人物的呐喊声,狂笑声,哭声,叫声等等,无不让你如临其境,如闻其声,久久沉溺其中。

毋庸讳言,有些艺人在说唱传统本子的时候,经常会有罗嗦重复,文理欠通顺,用词欠精当的问题。但是莫红梅的演唱很少有这样的问题,她的语言通俗、简练,准确、生动、形象。这和演员的文学修养有很大的关系。据说领导要求坠子演员要懂历史、懂文学。这很重要,你懂历史,才不会把故事讲错,才不会把人物关系搞错,才不会张冠李戴。你的文学修养好了,你的说唱语言才准确、生动、形象,没有文理不通的毛病。

莫红梅的生活化,个性化的念白,有利于塑造人物形象,取得良好的书场效果。比如,有时候会说“这个爹”、“这个准儿”、“龟孙”、“狗日的”等等,这些口语来源于生活,“粗而不黄”“俗而不艳”。更重要的是符合人物身份和性格特征。有些人物,比如马武,他们出身绿林,没什么文化,大老粗,这些粗话正是他们的生活用语,所以说书人用了。这些词语出自他们口中,能更好的表现英雄刚直、豪爽的性格。

多少年来,坠子一直扎根于群众之中。如果面对听众是达官贵人,文人墨客,这点粗话他们会接受不了,认为不文明;但是老百姓很喜欢。因为这是他们常说常听的话,他们会感到很熟悉,很亲切,有幽默感!

总之,莫红梅的坠子说唱艺术取得了辉煌的成就,红遍了大江南北,网络空间,成为广大群众,广大网民喜爱的坠子艺术家。当然,艺术是无止境的,莫红梅的坠子说唱,还不能说完美无缺,炉火纯青。但我们相信,她一定会像许多老艺术家一样,唱到老,学到老,经过岁月的磨练,最后形成自己的风格,自己的流派。我们相信,广大喜欢莫红梅的书友们正对她的成功抱以殷切的期望。


一键分享:
0
来顶一下
上一篇:长垣感知河南坠子  ;
下一篇:情感与功利的较量
近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